• <menu id="qagoq"><nav id="qagoq"></nav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agoq"><strong id="qagoq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qagoq"><nav id="qagoq"></nav></nav>
  • 中国电力公司角逐核电厂址

    2019-05-24 10:37:57 770

          储备核电厂址投入不菲,储备厂址并非都能通过国家审批,一旦不能通过审批,意味着前期投入的人力、物力、资金均付诸东流。
          核电厂址作为一种稀缺资源,越来越被各大核电公司以及希望进入核电领域的电力公司所看重,各家不惜重金抢占资源。
          选址是核电站开发建设最初期的阶段。由于核电站的特殊性,对所在厂址具有严格的要求。除地理位置、地震地质、工程地质等自然因素外,核电厂厂址的核安全要求还涉及人口增长限制、应急撤离、放射性废液和废气排放等社会环境因素。
          核反应堆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曾表示,从中国大力发展核电趋势看,核电厂址将日益稀缺,而且,核电厂址选址要比其他电厂更为严格。从这一角度看,各大公司拥有的核电厂址,实际上就代表了一种资产。
          中国电力投资集团(下称中电投)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因当年国家电力公司拆分为五大电力公司时,中电投相比其他四家体量小、资源少,故国务院主管将原电力部和核工业部所做的核电厂址普查资源,交予其作为一种“补偿”,中电投同时具有了核电业主资质以及较多的核电厂址资源。
          中电投目前控股已建的红沿河核电站一期,并参股已建的秦山核电二期、秦山核电三期以及江苏核电;控股在建核电站包括海阳核电、红沿河核电二期。
          此外,其还拥有沿海储备厂址广西白龙、广东廉江、浙江、福建等,内陆储备厂址包括江西彭泽、吉林赤松、湖南小墨山、重庆涪陵、广西桂东、广东云浮、辽宁桓仁等。
        “据不完全统计,中电投现在储备的厂址有17个,列入规划的有9个。”另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“在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合并后,中电投拥有丰富的储备厂址,将成为其最大的优势。”
          中国核工业集团(下称中核)、中国广核集团(下称中广核)也不甘示弱,纷纷发掘新址。除了这三家具有核电牌照的企业外,中国大唐集团(下称大唐)、中国华能集团(下称华能)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(下称中核建)等公司也都在积极储备核电厂址,一方面希望凭借核电厂址参股核电站,另一方面为后续控股开发核电项目做准备。
         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,大唐储备的核电项目中,分别包括辽宁徐大堡、福建宁德二期工程、辽宁庄河南尖、广东阳江福湖岭、江西吉安峡江何魁、湖北钟祥船湾、重庆丰都等,其中多个进入了国家中长期核电规划重点论证厂址目录此外。此外还有尚处于前期准备阶段项目由湖南龙门核电、广西核电、黑龙江核电及吉林核电项目等。
          而中核建则希望依靠高温气冷堆技术进军核电,已经先后在江西、湖南、广东、福建、山东、湖北等多个省市开展了高温气冷堆项目前期工作,先后完成了厂址踏勘和普选以及初可研等工作。上述业内人士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华能的核电厂址则储备在3000万千瓦左右。
          华能集团核电事业部主任、华能核电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福,在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核电工业展览会上表示,华能已先后在山东、海南、福建、辽宁、安徽、广西等多省开展了核电厂选址工作,并将山东石岛湾、福建霞浦、辽宁普兰店,以及海南昌江二期等沿海厂址列为优先开发项目,还将开展江西鹰潭、安徽安庆等内陆厂址的前期工作。
          上述几大公司在全国展开核电厂址储备,竞争激烈。大唐原本在浙江储备了宁波金七门厂址及温州苍南霞关厂址,但由于金七门厂址和中核的储备厂址有冲突、苍南霞光厂址与中广核的有冲突,最后虽已投入不少资金,不得不放弃。
    而此前的山东海阳、石岛湾、乳山三大核电厂址,也因为距离较近遭受质疑。这三个电站分别归属于中电投、华能和中核。
          实际上,储备核电厂址,每年投入不菲。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工艺系统所所长助理王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像五大发电等公司进行核电选址,都需要委托给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等有资质的工程设计院进行。
          在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下发的“路条”(即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)前,一个核电厂址需要经过普选、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及审查、上报核电项目建议书、可行性研究等多重步骤。
          大唐核电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一个核电厂址在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阶段时,就需一千多万元投入,用于包括地震地质、工程地质、工程气象等六个专题的审查。而部分已进入可行性研究阶段的厂址,投入则在五六千万元以上。
          此外,完成可行性研究的厂址,由于有些专题的审查具有时效性,加上人员工资、周边关系等,如不能马上开工建设,光每年维护厂址的成本就至少需几百万。
          2015年是中国核电重启之年,根据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的预计,今年年内将有6-8台机组开工建设,有8台核电机组投入商业运行。
           随着下一波沿海核电站的开工建设,沿海核电厂址越发稀缺性,内陆核电厂址正成为各大公司的储备目标。
    资料显示,中国多数沿海省份都已拥有了核电厂址,浙江、广东、福建等省份规划的核电机组都在10台以上。“沿海省份的核电厂址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普查,很难有再新的合适厂址,接下来发展的重点在内陆地区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。
          不少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预计,“十三五”期间,将有1-2个内陆核电站开工,更乐观的估计则认为会有3个。
    这3个内陆核电站分别为湖北咸宁大畈核电、湖南益阳桃花江、江西彭泽核电站,是首批拿到国家发改委“路条”的内陆核电站。但2011年福岛事故后,就陷入了停滞。
          由于项目不能开工,中电投江西彭泽核电站每年需支付财务费用超过1亿元、厂址维护成本几千万元,目前累计投资已超过近40多亿元。
     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电力或核电公司储备的核电厂址,并非每个都能通过国家核电部门的审批。一旦不能获得批准,意味着前期投入的人力、物力、资金付诸东流。
        “但核电站建成后,给企业带来高回报是源源不断的,所以,对于前期储备厂址中即使是数亿或数十亿元的投入,各大公司都愿意投资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

    电话咨询
    产品展示
    QQ客服
    5544444